扎哈:一个让建筑跳舞的女人

扎哈:一个让建筑跳舞的女人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在2016年被英国《卫报》评选“新世界七大奇迹”之首,机场总投资额高达800亿元人民币、建成后年客流吞吐量达1亿人次、飞机起降量80万架次,

而如此魔幻建筑的设计是出自一位杰出的女设计师之手,她到底是怎样一位女性呢?

她是世界最顶尖的建筑师;她有着疯子般火爆的性格;她是为数不多的建筑界的金字塔尖里与男人们平起平坐的女人。她就是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被称作建筑界女魔头传奇女性。

扎哈·哈迪德1950年出生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个富裕、开明的家庭。她的父母相信教育能使人独立,在女儿身上投入了很多的期待。她父亲一位世交的儿子是名出色的建筑师,这位邻家哥哥对年幼的扎哈产生了极大影响。另外,母亲的品位也深深影响了扎哈。从小,扎哈就看着母亲在家里来“乾坤大移位”——因为母亲又买了标新立异的新家具。

18岁,扎哈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攻读数学系。22岁时,全家为了她的学业移居伦敦,她开始在著名的建筑学府——伦敦建筑学院学习。当时,她的导师是荷兰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那会儿,扎哈的火爆脾气就很有名了,但那正是导师和同学喜欢她的原因,也是她作品中爆发力的源泉。

当年,伦敦建筑学院的学风相当放任自流,谁也不会教她做什么和怎么去做,就是在如此自由的氛围中,她想象力的种子一颗颗萌芽了,使她成为日后最有创意的建筑师和雕塑家。求学期间,扎哈对 20 年代苏联前卫艺术近乎痴迷,她对马列维奇、康定斯基等人的作品进行了深入研究,这促使了扎哈的奇想:建筑,为什么不可以是前卫的,有漂浮感的?

1977年,扎哈毕业后加入云集各国顶级建筑师的大都会事务所(OMA),在那里做了两年的学生和六个月的合伙人,之后创立个人工作室,开始大量参与国际竞赛。她的设计中开始出现锐角尖顶、流动丝巾一样的长弧曲线,给大家带来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力。

1982年,在香港举行的一场国际建筑设计竞赛上,扎哈的作品在初审就遭到淘汰,但日本建筑家矶崎新独具慧眼,把她的方案从废纸堆里捞了出来。最终,哈迪德的作品获得了一等奖。矶崎新评价这个方案时说:“我被她那独特的表现和透彻的哲理性所吸引。”这也成为扎哈·哈迪德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转折点之一,那时候,她刚刚32岁,从建筑学院毕业仅有五年。

正值设计师最佳年华的扎哈很受鼓舞,她先后在哈佛、耶鲁等著名大学任教,设计作品几乎涵盖所有的设计门类,门窗、家具、雕塑摆件、灯具、椅子、水杯和餐具。她的绘画作品更是前卫,一直在世界各地展出,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德意志建筑博物馆这样的业内权威机构永久收藏。

扎哈的设计灵感无处不在,她还是即兴设计的爱好者,她曾设计出一双“建筑感十足”的深桃红色凉鞋,上面布满了龟背竹一样的镂空曲线,奇妙的坡跟让鞋看上去和地面若即若离,拥有神奇的飘浮感。

扎哈的下属知道,要是这位“女魔头”有一天穿自个设计的凉鞋来上班,说明这位与众不同的老板又成了一座随时会爆发的活火山,

“她嫌大家的活干得太沉闷了,或者,她嫌自己的活太沉闷了,就会换双鞋子来振奋一下精神。此时,谁要是漫不经心,就会引来她的尖叫、怒吼。”

可能这双设计感十足的凉鞋和踩着这双鞋发怒的火爆画面成就了扎哈建筑界“女魔头”的称号。

有人打了个这样的比方,“扎哈的名字就是当今建筑界的畅销品标记”。她仿佛一帆风顺,以至于黎巴嫩电视台的记者,有一次在采访扎哈时曾问:“你是一个幸运儿,对吗?”扎哈严肃地回答说:“不!我坚韧不拔地去努力!我花了数倍于他人的力气!我没有一天放过自己!”

尽管扎哈早期的绘画等设计作品很受推崇,但是扎哈作为一名建筑设计师的成名之路却充满荆棘。她很早就被称作“解构主义大师”她大胆运用几何结构,得过大大小小的奖项,有时一年多达四项,仍有很多人不能接受她怪异的设计方案。

“她根本不考虑地板落差极大、墙壁倾斜、天花高吊……对其中生活工作的人有何不便。空间在扎哈手中就像橡胶泥一样,只是满足她孩子一样的玩兴。”

事实上,在扎哈43岁之前,也未有过任何建成的建筑项目,她甚至一度被称为“纸上谈兵”的建筑设计师。直到1993年,扎哈才推出成名作——德国莱茵河畔魏尔镇的一座消防站。

在她的建筑方案出台、尚未实施之际,由于其充满幻想和超现实主义风格而名噪一时。扎哈通过营造建筑物优雅、柔和的外表和保持建筑物与地面若即若离的状态,达到理想的效果。

1994年,扎哈花费了极大的力气,获得了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竞图方案的一等奖。但是,来自卡的夫地方的反对,最终扼杀了方案的实现。他们不愿让一个口音浓重、深色皮肤的女移民来主持重要文化建筑的建设。扎哈承认,这次挫败曾给予她很大打击。在伦敦生活了二十年,她却未有一件作品在英国问世。

但扎哈的独特的才华绝对不会被埋没,随着成名作“消防站”逐渐成为当时的“网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摒除偏见,重新欣赏扎哈的作品。有评论说:维特拉消防站,如同高速运动中的碎片剎那交汇而成,瞬间的动感凝结,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不安全的建筑体验。

从此,她进入了井喷式的创作高峰。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时代:英国伦敦格林尼治千年穹隆上的头部环状带(1999)、法国斯特拉斯堡的电车站和停车场(2001)、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滑雪台(2002)、美国辛辛那提的当代艺术中心(2003)。

2004年,扎哈获得建筑界的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在评委会发布的获奖词中称扎哈·哈迪德“让建筑成为都市精力的虹吸管,让我们看到了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她将建筑行业拉到了一个新高度”。

的确,扎哈对于空间操作的随心所欲,如同捏面团一般。在她的设计中,有着猛然下沉的地板、倾斜的墙面、仿佛要飞升的天花板,内外空间奇特地相互融合,仿佛是天外来客一般,坠落于城市之中。

尤其是最近的十多年,扎哈和她的团队才开始越来越多地获得了世界上多个著名建筑项目的竞赛殊荣,从意大利米兰一幢外形扭曲的写字楼,到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再到中国的广州大剧院、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她大胆的空间解构设计与几何应用逐渐被更多人接受,她也被誉为当今最优秀的“解构主义”建筑师。普利兹克奖评委之一、美国建筑资深评论家艾达·路易丝·赫克斯特布尔就评价说:“扎哈改变了人们对空间的看法和感受。”

这位建筑界的传奇女性扎哈和中国可谓情缘不浅,她参与的项目遍布北上广,在全国建成项目也不下10个。

扎哈涉足中国市场的第一个项目是广州大剧院,可以说这是扎哈早年痛失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之后在剧院设计上的心血之作。2010 年,广州大剧院完工,其外形独特,犹如一山丘上置放两块大小不同的石头,被称为“双砾”。由于其建筑设计的复杂多变和充满奇思妙想。2014年被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今日美国》评为2013年度 “世界十佳歌剧院”。

此外,于 2014 年完工的南京青奥中心也是出自扎哈之手,由两栋标志性的塔楼构成,灵感源自场地靠近长江、河岸边及天空的开阔视野,折纸造型与折叠外形的灵感源于河面的涟漪。

2016年,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正式建成,艺术中心总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包括大剧院、小剧院与艺术博物馆等主体功能,其造型犹如一朵朵绽放的芙蓉花,蜿蜒迂回,惊艳唯美,堪为扎哈建筑流动美学的典范之作。

扎哈对于这个世界最大的意义并非建筑本身,也不只是在被男性垄断的建筑界打开一个缺口,成为第一个普丽兹克奖女性得主,而在于她向这个时代的女性展示了一种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一个绝对独立的精神世界。

她甚至从不掩饰自己的坏脾气,“没有完美主义的强迫症,哪能成为一个好的建筑设计师?”

扎哈的作品一次次把她脑海中多姿多彩的美好带给这个世界,一次次让世人感动、为世人描绘对未来的幻想。

她近千个抽象且动态的,如精灵般生动的“孩子”诞生在人间。他们像梦的使者,身处其中,带我们窥探梦里的天堂。

她走了,但是她的项目遍及全球,所以当你旅行时,可别错过她的作品,因为那将是最酷最炫、最波澜壮阔的致敬!天堂会因为有你而更加美丽,世人不会忘记她和她给我们的这个美好时代。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作为扎哈留给世人最为波澜壮阔的作品,将延续她的传奇同时共同见证中国新国门向世界的敞开,而作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最重要的配套综合服务楼:华润启航中心,也将在今年建国70周年之际正式和大家见面,让我们共同期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